【21世紀經濟報道】多國藥物“告急” 中國原料藥廠積極復工保供全球產業鏈

發布者:  更新時間: 2020-03-09   瀏覽次數:

       原標題:多國藥物“告急” 中國原料藥廠積極復工 保供全球產業鏈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具有第一出口大國之稱的中國原料藥,正在引發全球多米諾骨牌效應。

       3月1日,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表示,新冠病毒爆發后,一家制造商已發出警告,因受中國原料供應影響,一種關鍵藥品出現短缺,現在庫存已降至預警狀態。根據FDA的最新報告,他們編制了一份150種藥物(如抗生素)的清單,發現在美國銷售的產品中,約14%的藥物的關鍵成分在中國生產,而8%的現成藥物在中國生產。

       除美國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藥物生產停滯、空運減少,歐洲的藥品供應鏈被打亂。目前,德國有近280種藥品出現供應短缺局面;由于擔心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恐慌性搶購和進口自中國的制藥原料短缺,印度藥企正在承受原料藥價格大幅上漲的壓力。包括印度工業聯合會早在2月16日就曾警告稱,印度藥企正“瀕臨耗盡其原材料供應”。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中國原料藥企業正在積極復工中,目前非湖北地區的頭部原料藥企業復工率較高,石藥集團早在2月10日就已經復工,目前出口正常;齊魯制藥復工率也超過95%以上;新華制藥也基本復工,其僅在疫情最為嚴重時因出口檢疫受到部分影響。

       3月4日,湖北某原料藥企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們作為國家緊缺物資生產企業近日開始復工。“復工要求非常嚴格,我們都是一條生產線沒有問題后,再復工第二條,目前產能在30%-40%。”

       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管理中心創始人史立臣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國外藥物短缺也從側面說明中國在全球制造業中的重要作用。隨著中國原料藥企業的復工,供應會逐漸增加,但短時間內受運輸、出口檢疫、企業生產等影響,國外市場短缺藥品恢復供應仍需一段時間。

占全球原料藥產量的20%

       據報道,美國食品藥品監管局(FDA)局長史蒂夫·哈恩于當地時間2月25日表示:“我們正密切關注疫情爆發對美國醫療物資供應鏈所造成的影響。這包括,美國的關鍵醫療物資有可能被斷供,甚至出現嚴重的短缺。”該部門表示,美國有約20種藥物(或其原材料),只能從中國進口。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中國占全球原料藥產量的2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獲得信息顯示,2018年中國出口至美國的原料藥42.67億美元,同比增長8.87%。其中,維生素類、心血管類、氨基酸類、抗腫瘤類、抗感染類、激素類等品類占據主要出口地位。

        FDA前負責人Scott Gottlieb在2月底參加有關美國對流行病防控措施的國會聽證會時說,美國不僅依賴中國原料藥,而且還依賴中國制造生產原料藥的化學原料。而這些原料很多是在湖北生產的。

       數據和分析公司Global Data Pharm Source表示,僅在湖北就有44家獲得FDA或其歐盟標準認可的制藥廠在為歐美提供產品原料。

      上述湖北原料藥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很多湖北企業從1月24日春節放假開始就停產,而隨著疫情發展以及封城等措施實施,生產需要的原料進不來,即便生產了產品也出不去。

     “我們原料藥企與普通藥企壓庫不同,都在出清庫存,很多原料屬于易燃易爆危險產品,國家對此類產品庫存有嚴格要求。而且大宗原料商品價格經常浮動,所以原料基本上沒有庫存,很多非湖北原料藥企也是這樣。”上述湖北原料藥企業負責人說。

       目前歐洲也出現了藥物短缺局面。其中,德國柏林多家藥店心血管藥品和止痛藥稀缺。此外,由于擔心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恐慌性搶購和進口自中國的制藥原料短缺,印度藥企正在承受原料藥價格大幅上漲的壓力。包括印度工業聯合會早在2月16日就曾警告稱,印度藥企正“瀕臨耗盡其原材料供應”。

      2018年,我國原料藥共出口到187個國家和地區,印度、美國、日本占據我國原料藥出口目的國榜單前三甲。印度雖然近年來大力扶持“印度制造”,眾多醫藥企業也紛紛向上游發展,原料藥和中間體產量有所增加,但是數據表明,印度短時間內對我國原料藥的依賴無法擺脫,2018年印度進口我國原料藥45.03億美元,同比增長1.71%,占據我原料藥總出口額的15%。

       中國原料藥在全球制藥供應鏈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副會長王茂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舉例稱,在貿易摩擦中,美國數次公布對從我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清單,并一度擬將激素類、鹽酸去氧腎上腺素、布洛芬、三氯蔗糖等原料藥納入加稅清單中,后又將上述原料藥從最終清單中剔除,說明美方意識到了藥品的特殊性和注冊門檻高、不易替代的特點,傾向于不對從我國進口的原料藥加征關稅,以免影響其本國藥品生產與供應。

 原料藥企業積極復工

       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共有11406家企業經營原料藥出口業務,同比增加了406家,經營企業家數已經連續五年保持增長,幾乎全部由民營企業所貢獻。

        2018年,我國原料藥出口額突破300億美元大關,達到300.48億美元,同比增長3.2%。出口數量達到929.72萬噸,繼續創出歷史新高,同比增長3.75%;出口均價同比小幅下跌0.53%。

       從具體細分類別看,大部分原料藥出口均實現了不同程度的增長。解熱鎮痛類、氨基酸類、青霉素類、頭孢菌素類、四環素類等延續2017年以來的出口增長態勢,出口額同比增速達到了兩位數;維生素類、氯霉素類、中樞神經系統類等的出口也實現了不錯的漲幅。

      其中,石藥集團在抗生素、維生素等細分領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維生素B12、阿莫西林等藥品的出口也在國內位居前列。

      普洛藥業目前原料藥規模化生產品種70余個,銷售過億品種有11個,羥酸、D-乙酯等品種占全球市場絕對份額。

      聯邦制藥是我國最大的青霉素原料藥生產和出口商。浙江醫藥是我國最大和品種最全的維生素類原料藥企業,出口的還包括抗耐藥抗生素、抗瘧疾類等醫藥原料藥。新華制藥是亞洲最大的解熱鎮痛類藥物生產與出口基地,也是世界四大維生素生產企業之一。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目前湖北以外的多家原料藥企業都在積極復工中。

       齊魯制藥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齊魯制藥復工率超過95%,基本沒受什么影響。“我們有些原料藥對外銷售也沒漲價,上游物料方面因為是多年合作伙伴,也沒漲價。目前出口正常。”

       新華制藥相關負責人則表示,當下處于基本復工狀態,此前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候出口檢疫受到一些影響,目前基本正常。而科倫藥業,從1月18日起就逐步恢復生產、啟動科研攻關,并發動全球采購,全力支持疫情防控。

     “中國作為原料藥生產大國,在國際市場舉足輕重,考慮疫情管控的因素,國際采購會更加積極。出口企業普遍面臨的運力問題,也會隨著大多數企業的復工,很快得到緩解。”石藥集團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石藥集團2月10日全面復工,作為保民生的產業,受疫情影響不大。

      “公司有多年出口經驗,積累了大量優質客戶,且均為長單,備貨充足,可以滿足當前訂單需求。目前,尚未出現因疫情原因造成的訂單取消或削減等情況發生。”石藥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

       而湖北大多數原料藥企業還未復工。“我們是作為國家緊缺物資生產企業,由防疫指揮部嚴格考核后,才得以部分復工。目前可以在湖北境內申請購買原料,但省外購買仍有困難。”上述湖北原料藥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史立臣認為,藥企生產也需要時間,另外受運輸、檢疫出口等因素影響,國外藥品短缺問題還需一段時間才能得以解決。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